佳品献珍

当前位置:首 页 > 佳品献珍 > 详细信息

中医对新冠肺炎的认识和治疗思路

作者:王端磊 来源: 日期:2020-2-20 15:40:02 人气:

本次新冠肺炎疫情是由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引起的。现在研究认为,新型冠状病毒的S-蛋白与人体的ACE2蛋白结合后,感染呼吸道上皮细胞是引起新冠肺炎的致病机制和通路。

新冠肺炎的典型症状以发热、乏力、干咳为主要临床表现,少数患者伴有鼻塞、流涕、咽痛和腹泻等症状。重症患者多在一周后出现呼吸困难,甚者快速进展为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脓毒症休克、代谢性酸中毒及出凝血性功能障碍等

目前西医对该病的治疗尚无特效药物,一般还是以传统的抗病毒、激素及相关支持疗法为主。

中医把传染性疾病多称为“瘟疫”、“瘟病”、“疫病”等,认为是由“戾气”、“异气”、“疫气”、“疫毒”等外邪所引起。如明代吴又可在《瘟疫论》中说:“夫瘟疫之为病,非风非寒非暑非湿,乃天地间另有一种异气所感”。因此,可以把“异气”看作是导致传染性疾病的各种细菌、病毒、寄生虫等病原微生物。中医认为“湿则生虫”、“湿热生虫”,因此,只有自然界外部环境及人体内部环境发生变化时,才能导致病原微生物的生成,并为其提供生长、生存的环境。

对于新冠肺炎的病性,中医目前有“寒湿”、“湿热”、“温燥”、“瘀毒”等各种见解及说法。中医对病性的认识,并非只是简单针对人体内、外的各种致病因素所言,而是人体对各种致病因素做出机体应答后,通过具体的临床症状表现,与自然界风、寒、暑、湿、燥、火等六种不同气候,不断推演、归纳、总结出来的。虽然疫病有“病状相似”之说,但相同或相似症状的背后,却存在着患者年龄,性别,体质,病史等各种差异,加之疾病作为一个动态发展的过程。所以,对新冠肺炎的病性和病机做出统一而确切的结论是不合理的。这也不符合中医辨证论治,因人制宜的特点。那么,具体落实到中医的治疗思路和方药中也就不可能仅限于一法一方。纵观中国历史,中医战胜了成千上百次的疫情,其治疗几乎涵盖了汗、吐、下、和、温、清、消、补等八大方法。

就本次新冠肺炎而言,是由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病毒做为一种体外抗原,进入人体后,机体的免疫系统会做出一系列的生理病理反应。免疫系统功能的强弱及表达方式影响了疾病的发生、发展及归转。分而言之,当人体免疫功能低下,无法对病毒进行识别,吞噬及清除时,就会形成无症状的感染者和散播者。在潜伏期,病毒大量复制的同时,还会破坏人体的正常组织及细胞,此类患者一旦出现发热,乏力及干咳等典型症状,如不及时采取有效治疗措施,往往会出现病情急剧变化,加重。当人体免疫系统功能正常,并且对病毒的反应适中,在能够及时有效清除病毒的同时,还能代谢因免疫应答过程中形成的各种病理产物,那么此类人群就会慢慢自愈,其临床症状往往比较轻微。但是由于机体免疫细胞在杀灭病毒的同时,会产生各种炎症因子和炎症介质,这虽然有利于机体对病毒的清除,但对人体正常的组织细胞也会造成永久损害。如果大量炎症因子释放得不到控制,会导致炎症因子风暴,出现瀑布样的级联反应,病人会出现呼吸困难,从而导致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脓毒症休克、代谢性酸中毒及出凝血性功能障碍等急危重症。此类患者往往多以年老体弱,且伴有慢性基础病者为主。虽然免疫系统在整个疾病的发生,发展过程中扮演者至关重要的角色,但现行的治疗手段,无论中药还是西药,都无法直接针对免疫系统发挥作用,两者既不能直接增加免疫细胞的数量或增强免疫细胞的功能,也不能直接调控免疫系统的各个应答环节和反应程度。众所周知,神经-内分泌-免疫是维持人体机能稳定状态的整合和调控系统,三者各司其职,相互调节,相互制约。因此,免疫系统功能的强弱,也可以看作是神经系统的功能状态。那么我们就可以通过对神经系统的干预来调节神经-内分泌-免疫系统,继而调控整个免疫系统的应答过程。现在已有大量实验证明了中药发挥的治疗作用和机理,正是源于“四气五味”对神经系统功能的干预。

通过上述分析,可以把新冠肺炎患者的症候群大体分为两种类型。一类是免疫功能相对低下,处于潜伏期或症状轻微患者,可以看作是“应答不及”反应。从此类患者仅有低热,轻微乏力,无肺炎的症状看,其病位在表,应以扶正祛邪为主,依据其具体临床表现和症状轻重,可按照中医的表证进行治疗,酌情选用麻黄汤、葛根汤、小柴胡汤、荆防败毒散等方剂。虽然此类患者症状轻微,但如不采取有效治疗,轻则导致病程的迁延,影响预后,重则发展为急危重症。另一类是症状明显的中-重度患者,可以看作是“应答过激”反应。此类患者的发热,乏力,干咳,呼吸困难等症状,与机体过度应答,代谢产物堆积密切相关。此时应祛邪为主,以快速清除体内的各种病理产物。病理产物的形成在中医上称为痰、湿、水、饮、瘀血等。所以,治疗应以汗、下、消等方法为主,以开邪之出路。如痰湿患者,病位在肺者,可选用小青龙汤、千金苇茎汤、桔梗汤等;病位在中焦脾胃者,可用三仁汤、达原饮、藿朴夏苓汤等加减治疗;痰湿较重,大便秘结不畅或腑实证者,当以大柴胡汤、承气汤类泻下为主。对于水饮患者,小柴胡汤、五苓散、葶苈大枣泻肺汤以及木防己汤等均可选择运用。由于传染性疾病具有发病急剧,传变迅速等特点,往往会导致大量因“应答过激”形成的重度和危急重症患者,这时迅速清除体内的代谢产物就显得尤为重要。当然,具体方剂的选择和应用,在遵循辩证论治,随证治之的基础上,还要把握祛邪而不伤正的原则。

总之,中医对新冠肺炎的治疗思路和方法具有多样性和全面性,取得的疗效也是显著的,这正是基于中医的整体观和辩证观。刺激-应答不仅是人体生命活动的基本规律和模式,也是中医治疗的有效干预途径。所以,我们在具体的诊疗中,不能仅局限于病毒本身或机体自身功能的强弱,而是应该着眼于机体对致病因素应答过程中出现的“不及”和“过激”反应。

参考
资料:

[1]国家卫生健康委.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修正版),2020-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