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实医案

当前位置:首 页 > 求实医案 > 详细信息

从脾胃论治2型糖尿病的经验谈-李建民(原创)

作者:管理员 来源: 日期:2019-1-17 12:25:58 人气:


从脾胃论治2型糖尿病的经验谈
经华卉典古中医研究所--李建民


糖尿病是一组由于胰岛素分泌缺陷及(或)其生物效应降低(胰岛素抵抗)引起的以高血糖为特征的慢性、全身性代谢性疾病。慢性高血糖将导致人体多组织,尤其是眼、肾、神经及心血管的长期损害、功能不全和衰竭;病情严重或应激时可发生急性严重代谢紊乱,如糖尿病酮症酸中毒、高血糖高渗状态等。

1979-1980年,我国糖尿病发病率为1%2013年患病率已达10.9%;过去30年呈爆发式上涨。糖尿病已成为继心血管疾病与肿瘤之后的第三大非传染性疾病。并且糖尿病患者多伴发肥胖、脂肪肝、高血压、高血脂、心脑血管疾病等。其中,2型糖尿病占绝大多数,且2型糖尿病逐渐呈现年轻化。

现代西医认为,2型糖尿病典型特征为从以胰岛素抵抗为主伴胰岛素分泌不足到以胰岛素分泌不足为主伴胰岛素抵抗。其发病阶段可分为正常血糖-高胰岛素血症阶段、糖耐量减低阶段(空腹血糖6.1-7.0mmol/L,餐后2h血糖7.8-11.1mmol/L)、临床糖尿病阶段。其治疗主要口服二甲双胍、格列美脲等药物,注射胰岛素等为主,均需要终身用药。

传统中医学中并无糖尿病的病名,根据其“三多一少”的症状表现和“消”与“渴”特征的相似性,将其归于“消渴”的范畴。中医内科学认为消渴的病机为阴津亏损,燥热偏盛;以阴虚为本,燥热为标,两者互为因果。治则为清热润燥,养阴生津。治疗遵循《医学心悟·三消》“治上消者,宜润其肺,兼清其胃”;“治中消者,宜清其胃,兼滋其肾”;“治下消者,宜滋其肾,兼补其肺”的思路。临床按照消渴治疗2型糖尿病,有一定疗效,适用于2型糖尿病发病的某一阶段或者某类体质的2型糖尿病患者。

据我们临床观察,很多2型糖尿病病人多无阴虚之明证,更无“三多一少”之症状。虽口渴,但却非舌红少津,反多舌淡、齿痕、苔滑腻之象,且每多阳衰之证,如体胖、口腻、腹胀、面色晦暗、大便黏腻、身乏力等脾阳虚衰,湿气壅盛之象。治疗用滋阴之法效果不显,而以健脾化湿为主,或兼以温阳之法,效果显著。

基于运用健脾化湿治疗2型糖尿病的认识与治法,古今中医亦有丰富的记述,举例如下:

《素问·奇病论》:“有病口甘者,病名为何?何以得之?岐伯曰:此五气之溢也,名曰脾瘅。夫五味入口,藏于胃,脾为之行其精气,津液在脾,故令人口甘也,此肥美之所发也,此人必数食甘美而多肥也,肥者令人内热,甘者令人中满,故其气上溢,转为消渴。治之以兰,除陈气也。”此为古籍中首次提及“消渴”二字,其病名为“脾瘅”,因“数食甘美而多肥”而致“其气上溢”“消渴”“病口甘”,与2型糖尿病病人多食肥甘厚味的病因及健脾化湿治疗思路一致。

李东垣提出补脾治消的治疗思路,“能食而渴,白虎加人参汤;不能食者,钱氏白术散倍葛根治之。”(钱氏白术散出自《太平圣惠和剂局方》,由人参、白术、茯苓、甘草、藿香、葛根、木香组成。)

张锡纯对消渴的发病持“古有上、中、下之分,谓其证皆起于中焦而极于上下”的观点,其病发在脾,“至谓其证起于中焦,是诚有理,因中焦膵病,而累及于脾也。盖膵为脾之副脏……膵病累及于脾,致脾气不能散精达肺,则津液少,不能通调水道则小便无节,是以渴而多饮多溲也。”(膵即胰腺)

桑景武老先生于临床中运用大剂量真武汤,温阳利水,温肾健脾,治疗2型糖尿病效果显著。

基于我们从脾胃论治2型糖尿病的丰富的临床经验,结合当今社会人们生活方式与习惯的改变,下面从脾胃(消化系统)方面分析当代2型糖尿病的主要病因、治则及治疗方法。

一、病因:

1、过食肥甘,嗜食生冷

过去30年,我国人民生活质量提高,食谱中鸡鸭鱼虾肉等肥甘厚味之品的比例大幅度提高,增加了胃肠及胰腺代谢的负担,使胃肠道及胰腺乃至整个消化系统处于过劳状态。冰箱普及,冷饮及反季节蔬菜水果等寒凉之品的大量食用,进入胃肠道,“寒则收引”,血管收缩,胃肠道及胰腺供血减弱,使脾胃及胰腺乃至整个消化系统功能下降,诱发或加剧2型糖尿病发生。

有研究显示,50%2型糖尿病病人具有胃轻瘫(即由于胃张力活动减弱或丧失而引起的胃扩张及胃排空障碍,临床表现出一组症候群,包括上腹饱胀、疼痛、恶心、呕吐等)。胃轻瘫,排空慢,很多患者均伴随小肠、大肠乃至整个消化道蠕动慢的情况。

胰腺本身为消化系统重要器官,消化系统的状态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胰腺自身的功能状态。

消化系统环境是在神经(特别是植物神经)系统支持下,由血管、运动、免疫、内分泌等多系统相互影响组成的大网络。肠道菌群是其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消化系统环境的一个重要指标,是人体一个庞大而复杂的生态系统,参与人体的消化、吸收、代谢、免疫调节等各项机能,通过与宿主的相互作用影响人体的正常生理机能以及机体对疾病的易感性。

有研究显示,2型糖尿病患者与健康个体间肠道菌群的种类与数量具有显著差异。2型糖尿病患者,拟杆菌属、大肠杆菌等条件致病菌水平明显升高,具有保护作用的双歧杆菌含量大幅减少。通过比较接受不同膳食喂养的小鼠肠道内双歧杆菌水平,发现高脂膳食可以引起双歧杆菌含量的明显降低,且双歧杆菌的含量与宿主葡萄糖耐受及空腹胰岛素水平呈现负相关关系。

菌群是在特定环境下生长的,消化系统是肠道菌群的生长环境。由于胃酸和胃酶的存在,绝大多数细菌难以生存,能进入小肠上段的细菌数很少,仅104/ml肠内容物。食入益生菌,对改善肠道菌群有一定疗效,但若不改善肠道菌群的生长环境(即消化系统的环境),很难从根本上改变肠道菌群的种类与数量。

因此,改变饮食结构,通过药物调整肠道菌群的生长环境,促进消化系统的环境与功能的改善,在治疗2型糖尿病的过程中就显得非常重要。

2、少动多逸,肥胖增加

交通工具的便利,人们多以车代步;伏案工作增加,体力劳动或运动减少,身体能量消耗减少,身体流通性下降。胰岛素受体在人体内分布较广,几乎所有细胞膜上都有胰岛素受体,但主要分布于骨骼肌、肝脏、脂肪组织等。骨骼肌是胰岛素受体的最主要分布部位之一。《吕氏春秋·尽数》:“形不动则精不流,精不流则气郁”,提示人体贵在运动与流通。肌肉挤压是静脉血和淋巴回流的重要动力。形体与骨骼肌运动少,静脉血和淋巴回流差,动脉血灌注则不足,骨骼肌和机体功能下降,骨骼肌中胰岛素受体敏感性下降,胰岛素抵抗易于发生。

脾主肌肉,主四肢”,骨骼肌胰岛素受体敏感性降低,也是脾主运化功能下降的表现,健脾化湿也即改善外周组织胰岛素受体的微环境。

有研究显示,非糖尿病的胰岛素抵抗者(即未进入临床糖尿病阶段的患者)通过规律运动可提高40%的胰岛素敏感性。每天坚持30分钟中等强度的体力活动,可以大大降低2型糖尿病的发病风险。

多食少动,能量蓄积,肥胖增加。中心性肥胖(腹型肥胖,俗称“将军肚”)者,下丘脑-垂体-肾上腺轴(HPA)活跃,结合肾上腺分泌的皮质醇和雄激素水平增加等因素,促进内脏脂肪氧化分解,拮抗胰岛素抑制脂肪分解的作用,使血浆游离脂肪酸水平升高,肌肉组织和细胞中游离脂肪酸含量增加,胰岛素敏感性显著降低,发生或加剧胰岛素抵抗。有研究显示,体重减低16%可提高外周组织对葡萄糖利用率2倍。

在胰岛素抵抗状态下,胰岛β细胞会代偿性的增加胰岛素分泌,来弥补胰岛素作用的不足,以维持正常的血糖水平(正常血糖-高胰岛素血症阶段)。久而久之,胰腺因过劳而渐渐功能衰竭。此即2型糖尿病典型特征从以胰岛素抵抗为主伴胰岛素分泌不足到以胰岛素分泌不足为主伴胰岛素抵抗转化的过程。

因此,我们认为2型糖尿病的主要病因并非胰岛素数量的绝对不足,而是胰岛素抵抗使胰岛素利用率下降。单纯的增加胰岛素数量的治疗方式是不恰当的。

3、治疗不当,过用寒凉

寒凉药物及抗生素类药物等不恰当的滥用及过度使用,破坏肠道菌群,引起胃肠道及胰腺等消化系统功能下降,进而诱发或加剧糖尿病发生。

4、压力增大,情绪应激

忧思伤脾”,社会节奏变快,生活压力增大,处于紧张、焦虑环境中,情绪过度并持续紧张,身体长期保持交感神经兴奋状态。情绪应激状态下,一是胃肠及胰腺等消化系统供血减弱,功能下降,胰岛素分泌减少;二是直接导致机体内分泌的变化,如胰高血糖素、糖皮质激素等升高血糖激素分泌增多,容易诱发或加剧2型糖尿病的发生。这是现代临床2型糖尿病人(特别是女性)多发、年轻化的重要原因。

二、治则:

遵循李可老中医对2型糖尿病“病在三阴,统于太阴”的认识,我们从脾胃(消化系统)论治2型糖尿病,分虚实二证。实则中满湿阻和(或)伴少阳阳明郁热,化湿为主,兼清少阳阳明郁热;虚则太阴少阴不足,健脾为主,兼顾先天肾气,温补肾阴肾阳。

三、治疗:

1、实证:一派湿盛壅堵之象

症见口中黏腻,口渴,口气重,多食酒肉,体胖,多汗,面色或红,或黄暗多油,神倦乏力,大便黏腻不爽或便秘。舌质红苔白厚腻或苔黄,脉弦滑有力或脉沉。方用研究所化裁三仁汤加减为主,可兼用大柴胡汤加减治疗。

病案一

毕某,男,43岁。

初诊:2016-11-11

糖尿病,血糖18.8mmol/L,谷氨酰转肽酶115U/L↑3-64),未服用西药。面红,纳肉饮酒多,眠少。大便日一次,时干时稀,小便频。父亲有糖尿病史。脉关略浮,中取弦,沉取有力。舌淡红苔白腻有齿印边有瘀斑。辨证:湿气壅盛兼阳明郁热,当化湿健脾,郁热自除。

处方:桃仁、杏仁、白蔻仁、生薏米、生白术、茯苓、半夏、葛根、桂枝、厚朴、枳实、藿香、佩兰、滑石、生山楂、生山药、生姜。28剂。

二诊:2016-12-9

空腹血糖9.8-14mmol/L,尿频有好转,大便日一次,略粘;矢气多且味大。睡眠好转。血压140/90mmHg,偶有头晕。眼视物模糊。脉如前,舌暗红苔薄腻,齿印明显减轻。上方继用28剂。

三诊:2017-1-18

空腹血糖7.1-8.0mmol/L,视物模糊有减,大便稀,日一次。舌脉如前。上方继用28剂。

回访:2018-7-14

患者自服药后血糖在6-7mmol/L之间,未用降糖药。其他状态尚好。

按:患者父亲有糖尿病史,现代医学认为糖尿病有明显的遗传倾向,我们认为基因遗传只是其中一方面,饮食习惯、神经反应类型、起居习惯等都属于遗传倾向的一部分。有遗传倾向并不代表必然发病。如果能提前有效预防或干预,即使发病,那么30岁发病、50岁发病和80岁发病区别还是很大的。

病案二

白某,男,46岁。

初诊:2016-12-30

2型糖尿病,空腹血糖:9.67mmol/L。直接胆红素:11.88μmol/L↑0-7.91);谷丙转氨酶:105 U/L↑0-40);谷草转氨酶:83 U/L↑5-49);谷氨酰转肽酶:120 U/L↑5-88);甘油三酯:3.69 mmol/L↑0-1.88)。脉三部浮,中取弦,沉取有力。舌红苔厚腻略黄。辨证:湿气壅盛,伴少阳阳明郁热,当健脾化湿兼清郁热。

处方:桃仁、杏仁、白蔻仁、生薏米、生白术、茯苓、生山药、半夏、葛根、赤芍、厚朴、枳实、藿香、佩兰、生山楂、生姜。21剂。

二诊:2017-1-19

空腹血糖:6.77mmol/L。直接胆红素已正常。谷丙转氨酶:98.8 U/L↑0-40);谷草转氨酶:52 U/L↑5-49);谷氨酰转肽酶:77 U/L5-88);甘油三酯:2.04 mmol/L↑0-1.88)。胃口转好,大便日2-3行,矢气多且味大,小便正常。余无明显不适。上方加柴胡、黄芩、茵陈。21剂。

三诊:2017-3-152017228日,春节)

空腹血糖:6.86mmol/L(有反弹,服药未遵禁忌,多食酒肉)。谷丙转氨酶:66.3 U/L↑0-40),余指标已正常。大便日1-2次。余尚可。上方继用21剂。

四诊:2017-4-10

空腹血糖:7.4mmol/L。谷丙转氨酶:51 U/L↑0-40)。面红仍有。脉三部浮,中取弦,沉取有力。舌淡红苔薄腻罩黄。上方继用21剂。

五诊:2017-5-12

空腹血糖:7.02mmol/L。丙氨酸氨基转移酶:48.2 U/L↑0-41),尿白细胞:2+。前列腺炎症状明显,小便次数多,夜尿1次,大便日一次,偏稀。纳眠均好。上方加滑石。21剂。

患者服药期间未遵禁忌,多食酒肉,血糖再次出现反复,又断断续续服用上方2月余。

2017-7-17查,空腹血糖:8.31mmol/L,丙氨酸氨基转移酶:54.7 U/L↑0-41)。

2017-8-5查,空腹血糖:7.99mmol/L,丙氨酸氨基转移酶:70.8 U/L↑0-41)。余指标均正常。大便正常,偶尔小便夜尿1次。上方加黄连。21剂。

八诊:2017-9-30

血糖及查血指标均已正常。无明显不适。

处方:首方做水丸,7剂,早中晚饭后各10g

回访:血糖及诸指标均正常。

按:此患者平时应酬较多,血糖出现反复情况,周期虽长,好在配合规律的锻炼身体,最后达到临床治愈。

小结:两个病例均运用研究所化裁三仁汤(由《温病条辨》三仁汤和藿朴夏苓汤化裁而成)化湿健脾,方中运用藿香、佩兰、白蔻仁、枳实等芳香类药物(“治之以兰”),气味浓郁,兴奋沉闷的消化系统,达到“芳香醒脾醒神”之效,促进消化系统功能的改善与恢复。半夏、厚朴、桃仁、杏仁、生薏米、生白术、茯苓、泽泻、滑石、葛根等健脾利湿,既促进胃肠蠕动,改善胰腺及消化系统功能,促进胰岛素分泌;又促进机体水液代谢与循坏,提高胰岛素受体活性,降低胰岛素抵抗。患者服药后多矢气增加且味大(“除陈气”),体重多有下降,即为消化系统环境改善之明证。

此法对于60岁以下的体型肥胖或者体格健壮的的青中年2型糖尿病患者效果显著,少则7-10天,多则2-3个月,血糖会出现明显下降。当然,此法亦适用于符合证型的60岁以上患者。

2、虚证:

症见口渴,面色黄暗,体倦乏力,冬天手脚易凉,纳不佳,易腹胀,大便溏或稀。舌淡胖水润苔薄白,脉沉弱。方用附子理中汤加减或者真武汤加减。

病案一

王某,男,36岁。

曾因口渴多饮在某医院查空腹血糖10.32mmol/L,尿糖(+++)。诊断为“糖尿病”,口服各种降糖药,并求中医治疗,病情时好时坏,198310月求余诊治。患者面色㿠白,精神不振,头晕目眩,口渴欲饮,饮而不解,夜间尤甚,尿频,腰膝冷痛,阳痿,气短懒言,脉沉细无力,舌苔白腻质淡。查空腹血糖15.2mmol/L,尿糖(+++)。此属气虚肾亏之证,治宜益气温阳,方用真武汤:附子、干姜、茯苓、白芍、白术。守方服10剂,诸症渐消,空腹血糖4.44mmol/L,尿糖正常,脉沉缓,舌淡苔白,嘱其服用金匮肾气丸2个月以巩固疗效。

桑氏体会用量过小则杯水车薪,无济于事。附子,用量多在20g以上,最多用到50g,方可奏效。茯苓、白术亦多在50g100g。对于阳虚而阴竭者,需配人参,气阴双补。

------《古今名医临证金鉴·消渴卷105·桑景武》

病案二

陈某,男,41岁。

首诊:2017-4-11

患者2个月前因左足水泡,查出2型糖尿病,伴糖尿病酮症酸中毒,糖尿病足,肺部感染,低钠血症,低蛋白血症,轻度脂肪肝,轻度双下肢动脉硬化,尿酸:701μmol/L↑237.9356.9,谷丙转氨酶:91 U/L↑0-40),谷草转氨酶:58 U/L↑13-35),于医院行综合治疗,左足不适减轻,电解质紊乱已纠正。

现空腹血糖<11mmol/L,用长效胰岛素26u,口服降糖药。乏力,略有头晕,手脚发麻,口干,怕冷。大便日一行,偶不成形;小便泡沫多,有异味。眠入睡难,易早醒。既往饮酒多,血压正常。脉浮取三部略有,中取弦,沉取略弱。舌淡润苔薄腻齿印多。辨证:脾阳虚衰,当温阳健脾化湿。

处方:1方:炮附子、干姜、生白术、茯苓、赤芍、人参、肉桂、半夏、厚朴、陈皮、生山药、生姜。7剂。

2方:白蔻仁、生薏米、生白术、茯苓、葛根、厚朴、枳实、藿香、佩兰、半夏、苍术、生山药、桂枝、茵陈、生姜。7

二诊:2017-4-28

药后排气多,肠鸣音多,血糖可降至正常,嘱一周减2u胰岛素。现血糖不稳定,四肢乏力,糖尿病足有减轻,仍有发炎,四肢僵硬麻胀。舌脉如前。

处方:1方:上化裁三仁汤方14剂;2方:上真武汤方加生黄芪、焦三仙。14剂。17剂,27剂,交替服用。并嘱注意病足消毒。

三诊:2017-8-194个月后)

药后足部已愈,血糖空腹5.5mmol/L,胰岛素减为10u/日,诸症好转。后因未继续服药巩固,出现血糖不稳定,乏力,出冷汗,四肢略发麻,视物模糊。舌脉如前。

处方:上化裁三仁汤和真武汤方各7剂。并嘱患者能坚持用药一段时间,巩固治疗。但患者后期因经济原因未继续服药。

按:患者2型糖尿病,伴糖尿病足、酮症酸中毒,糖尿病足治愈,血糖明显下降,并且减少大量胰岛素数量,疗效明显。后期用真武汤加大剂量黄芪,以托腐生肌。本经对黄芪描述:“味甘,微温。主治痈疽,久败疮,排脓止痛,大风癞疾,五痔,鼠瘘,补虚,小儿百病”。

病案三

宫某,男,50岁。

初诊:2015-3-25

糖尿病近一年,未用口服降糖药,注射胰岛素,早12u,晚11u。空腹血糖6-6.4mmol/L。高血压4年余,服药控制尚可。病史:腔隙性脑梗塞,心动过速,直肠息肉,结肠炎。现症:目不适,视物模糊,视网膜病变。纳可,眠可。大便可。以往纳肉多。脉关浮,中取弦,沉取有力。舌暗红苔薄腻体胖大有齿印。辨证:脾肾阳虚,当健脾温肾。

处方:1方:桃仁、杏仁、白蔻仁、生薏米、半夏、生白术、茯苓、泽泻、厚朴、枳实、藿香、佩兰、葛根、桂枝、生山楂、生山药、生姜。21剂。

2方:制附子、肉桂、人参、炒白术、干姜、炙甘草、砂仁、半夏、赤芍、茯苓、厚朴、枳实、生山楂、藿香、佩兰、生姜。21剂。

17剂,27剂,交替服用。

二诊:2015-5-6

空腹血糖5-6mmol/L,胰岛素数量减为早9u,晚8u。血压不稳,140/90mmHg左右。大便可。上110剂,上210剂。

三诊:2015-6-3

空腹血糖6mmol/L以下,胰岛素减为早6u,晚6u。视物较前清晰。左侧头部时有疼痛,血压高时可达140/90mmHg,服降压药控制。纳眠可,大便日一行,不成形。脉三部略浮,中取弦,沉取有力。舌暗红苔薄腻胖大。

处方:1方:首1方加瓜蒌、薤白、丹参、降香、檀香。21剂。

2方:制附子、肉桂、人参、三石、生山药、茯苓、泽泻、川牛膝、瓜蒌、薤白、半夏、丹参、降香、檀香、车前子、葶苈子、生姜。21剂。

17剂,27剂,交替服用。

四诊:2017-10-23

血糖、血压均正常,已停药和胰岛素2年余。此次就诊因生气致心动过速,低压偶有偏高。纳可,大便正常。脉关浮,中取弦,沉取有力。舌淡红苔薄白体偏胖大有齿印。

处方:瓜蒌、薤白、清半夏、丹参、桃杏仁、白蔻仁、生薏米、生白术、茯苓、葛根、厚朴、枳实、藿香、佩兰、滑石、柴胡、黄芩、桂枝。7剂。做水丸,三餐饭后10g/次。

回访:血糖一直正常。

按:此患者本身既为2型糖尿病,又具有应激性高血糖的情况(腔隙性脑梗病史,高血压、心动过速等心脏不适),因此治疗中不能单单考虑血糖问题,要兼顾心脏的治疗。

小结:由于当代饮食等生活方式的改变,大部分脾阳虚衰患者也伴有湿气过盛之象,因此临床运用附子理中汤或者真武汤治疗阳虚型2型糖尿病患者时,常常配合化裁三仁汤交替使用,疗效更佳。

四、总结:

我们认为2型糖尿病发病的核心原因为胰岛素抵抗和消化系统功能低下。从脾胃论治2型糖尿病,健脾化湿,或兼以清少阳阳明郁热,或兼以温阳补肾,作用在于提高身体流通性,改善胰岛素受体环境,提高胰岛素受体敏感性,降低胰岛素抵抗,提高胰岛素有效利用率;同时,改善消化系统环境,促进胰腺及消化系统功能恢复,提高胰岛素分泌数量。

因本病为典型的代谢性疾病,与平时不当的生活作息及饮食习惯关系巨大,因此,治疗过程中,患者务必要遵从医嘱,改变饮食习惯,清淡饮食,素食为主;规律运动;服药期间禁房事、熬夜等耗伤元气的行为。

本病为慢性病,其本质为组织的低糖低供能状态。患者血糖虽高,但组织对血糖利用率低,症状突出表现为体倦乏力。血糖升高,是机体应激性升高血糖以满足重要器官与组织供糖供能的表现。服药后,患者体力好转,血糖会逐渐下降。如果血糖下降过甚,则出现心慌、乏力、冷汗等低血糖表现。随着患者逐渐减少注射胰岛素量或口服降糖药量,部分患者会阶段性的出现血糖反弹的情况,这是机体自我调整血糖满足组织供能的缘故,属正常现象,但整体趋势是处于下降态势。随着消化系统功能改善(即胰腺功能改善,胰岛素分泌增加)及胰岛素抵抗的减弱,自然会逐渐好转进而痊愈。

2型糖尿病的治疗,我们以从脾胃论治为主,但针对不同体质类型的患者,或者针对患者在治疗过程中出现的阶段性症状表现,我们发现六经辨证论治均有适用机会。

A:若患者情绪过度紧张,烦躁不安,焦虑,肠胃不佳,舌质暗红苔略腻,脉弦。类比因情绪、交感神经兴奋致局部缺血,而造成局部胃溃疡、十二指肠溃疡的治疗思路(当然亦可引起局部胰腺的缺血而致功能下降,胰岛素分泌减少),早期可用芩连类如泻心汤加减或者小柴胡汤加减治疗;后期可酌加地黄类治疗。

B:若患者伴有或者治疗期间出现明显太阳经或者腑证,葛根汤或者五苓散类方剂都可使用。

C:对于老年糖尿病患者,或糖尿病久病者,或长期注射胰岛素治疗者,此类患者多有典型少阴不足之象,桂附地黄汤或者引火汤均可使用。

D:对于糖尿病合并心脏病、高血压、肾病等其他疾病者,要辨证论治,随证治之。

当然,临床中发现部分2型糖尿病患者,特别是老年糖尿病患者、糖尿病久病或者治疗用注射大量胰岛素者,也很难达到临床治愈的效果,但可明显减少胰岛素或者降糖药用量,并改善患者生活质量与体质,降低很多并发症的发病风险,延年益寿。

文章为经华卉典古中医研究所关于2型糖尿病的治疗经验,临床疗效显著,欢迎大家运用服务于患者。但仍有诸多不足之处,希望良师益友指正,并完善2型糖尿病的治疗思路,以使更多患者受益!